首页 > 校区新闻 > 校区新闻 >
  都江堰校区欢迎您!

历经千锤百炼 方可水到渠成

2017-07-03 15:24:00 作者:张俊贤 来源:宣传统战部

                                               ——记水稻所陈学伟研究员
  “得知论文被接收,没有觉得特别兴奋,对我们来说,这是一步步研究最终水到渠成的结果。”谈起刚刚在全球顶尖学术期刊《Cell》上发表的论文,陈学伟显得很平静。“当然还是高兴,能被《Cell》接受,也表示我们的工作得到认可。”相比于最终的结果,他更享受于平时的积累和收获:“研究的过程很让人享受,每一个发现每一个进步每一个过程都会带来兴奋。”

 追求水到渠成,是陈学伟一贯风格。而这种看似自然的水到渠成,并不是信奉信马由缰的偶然,而是根植于对整体思路的精密部署和对细节的完美掌控,历经千锤百炼才达成的绽放。

                                         一份研究了20年的材料
  这次发表文章中使用的研究材料叫“地谷”,这个材料,颇具传奇色彩,陈学伟从1997年读研究生的时候就开始和它结下不解之缘,“这个材料是当年陶家风老师那一辈从其他地方引进回来的,具有高抗性,水稻所很多人都研究过它。”
  这个材料也是李仕贵教授当年做博士论文的材料,而李仕贵教授的博士论文《水稻几个重要性状的遗传分析和分子标记定位》2000年成功入选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开创了我校第一。“我的硕士论文其实就是在李老师博士论文的基础上进行的。”陈学伟说。师从周开达院士、朱立煌研究员和李仕贵教授,陈学伟的学术之路起点不俗。三位导师对待学术的严谨、执着精神也深深影响了他。水稻所打开眼界做学问的风气更是让他受益匪浅。硕士一年级下半年,陈学伟就非常幸运地被送到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所联合培养。当时,周开达院士在水稻育种上成效卓著,中科院朱立煌老师则是当时水稻界分子生物学的开山大师,强强联合培养方式在水稻所发展历程中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地谷具有持久广谱抗病性,在几位老师的指导下,鉴定和定位了几个抗病基因,但没能成功克隆。陈学伟没有放弃,师从朱立煌老师完成了博士学业,博士论文依然做的这个材料,在朱立煌老师的精心指导下,李仕贵老师的鼎力支持下,师弟尚俊军的通力协作下,先后成功克隆了两个抗病基因,但这两个都是小种特异性抗性基因,不具有广谱抗病性的特点,“它为什么具有广谱抗病性,我就想把它弄清楚。”2004年他赴美先后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在著名植物病理学专家Pamela Ronald教授的指导下,继续从事水稻抗病性研究,着力点是抗病分子信号转导及抗性机理研究,研究期间,取得了相当丰硕的成绩,他先后在PNAS、PloS Biology等国际顶级杂志上发表论文多篇,申请获得专利多项。

  “经过多年的积累后,重新来审视地谷这个材料,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2010年在决定回水稻所组建水稻重大病害理论与应用研究室后,他就委托李仕贵老师帮他准备材料。2011年回国后,新的研究正式拉开帷幕。一投入就是6年。
                                     科研如同解密,充满乐趣
  水稻稻瘟病被称为水稻癌症,是造成水稻减产或者绝收主要的病害,在世界水稻种植区都可发生,是全球粮食安全的重大隐患。地谷是少数具有广谱抗性的水稻材料之一,然而这类抗性背后的作用机制一直不清楚。科学家们也一直在致力于解开广谱抗性水稻背后的秘密。
     “发现一个新东西、新现象,就有好奇心,想去知道根源,愿意想办法去找答案。”在陈学伟看来,科研就像解密一样,投入其中就能享受到乐趣。“这个世界非常奇妙,但是都有规律,只是我们不晓得规律在哪儿。在我看来,自然科学、社会科学都是相对的,有很多相通的地方,都是有现象、有本质,都需要抓住现象,去看本质到底是什么。”
  重新着手攻克难关,陈学伟开始尝试不同的研究方法,他抛开经典的图位克隆方法,使用了全基因组关联分析方法,从1000多个相关基因中确定3个候选基因,期间要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
  “我们这个研究是在前人基础上的才得以展开的。”陈学伟介绍,国内外对不少水稻都进行了基因组测序,这为全基因组关联分析提供了基础。他们将地谷和基因组已经测序的66份非广谱抗病水稻进行分析,终于发现了这个处在极易被忽略部位的具有广谱抗病性的天然变异位点,这是地谷具有广谱抗病性的重要原因。
  “下一步还会继续深入下去,比如要搞清楚如何去激发的这个变异过程,把这个过程弄清楚。”
  对陈学伟来说,论文发表只是一个阶段性的成果,还有很多的未知等着他们去继续探索。
                                     校长郑有良记忆中故事  

  “思维敏捷,逻辑思维能力很强。”这是不少人对陈学伟的评价。
   校长郑有良对陈学伟也是印象深刻。
       有这样一段小故事。当年,郑有良还是农学院院长,有一天,陈学伟直接到办公室来找他,第一句话就问:“我是园艺的,想考作物遗传育种的研究生,可以不?”郑有良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可以!”当然,他的这个不假思索的回答也是受到自己导师颜济先生的影响。颜济先生经常说美国一位世界知名小麦育种专家就是杀猪匠出身的,跨专业也并不可怕。
  陈学伟顺利通过研究生考试的笔试,在面试时,由周开达、荣廷昭、郑有良等学术大咖组成的“豪华”阵容面试团,集中火力考察了陈学伟。陈学伟表现相当优异,“不能说考察他本科学的茶学知识、作物方面的知识,他答得上来,而是他对问题的反映敏锐度,他的思维能力很优秀。”郑有良当时就觉得这个年轻人将来肯定会有所作为。

“陈老师具有很强的科研思维能力,我们每个周都要进行工作汇报和读书汇报,在进行工作汇报时,对于学生实验过程遇到的每个问题,他总会提出比较完善的解决方案。在进行工作汇报时,对于学生实验过程遇到的每个问题,他总会提出比较完善的解决方案。在进行读书汇报时,他要求我们要抓住每篇文章最突出的亮点,揣摩其思路和技术上值得学习之处,然后要提出如果要在此基础上继续开展工作的思路。每次读书汇报结束时,他都会一一进行点评,在他点评过程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他极强的科研思维能力,从中让我们学会到了很多。”今年刚毕业的博士生周晓钢说。

                         运动员要跑100米,平时就要训练150米  

  陈学伟对学生很严格,他管得很细致。
      写文章不能凑字数,要体现逻辑思维。试验台面要整洁,药品物品用后要及时放归原位。就连到田间,喝水的塑料瓶他也要求同学们写上名字,免得混淆。喝完的空瓶子不允许随便丢在田间地头,要一一捡起来,集中到垃圾桶扔。至于采样时,不小心掉落在水田里的小剪刀等器具,则一定要求摸起来,因为可能会伤到人。
  “他要求我们做每一件事、每一个实验都要认真仔细,不能马虎,要做就要做好,做到极致。”周晓钢说。
  读书报告、实验进展报告每周举行,每个人都必须认真准备, “开始有人以为其他人做了报告,自己就可以走走过场,结果陈老师就一一点名要求学生提问和谈读文献的体会,做的不好就会被批评,这下大家紧张起来,再不敢应付了。”硕士生袁灿说,“陈老师经常讲,运动员要比赛跑100米,平时就要训练150米。平时的严格要求才能在关键时候发挥作用。”
      博士生刘亚对此最有体会,写毕业论文时,他才恍然发现自己每周的实验进展报告完全可以直接用于论文中,这让他的论文写作过程非常轻松。“陈老师要求实验进展报告要做成ppt,里面的数据、图片要按照发表文章的格式一丝不苟的完成。以前不理解,觉得平时的实验进展告,随便口头讲讲就可以的。”刘亚这才明白了陈老师的严格要求多么好,“我后来经常跟实验室的同学说,陈老师喊你们做的事,一定要照做,可能现在还不懂意义何在,以后自然就明白了!”
  严格的要求让学生迅速成长。从2011年引进回国至今,陈学伟研究员带领课题组已在《PloS Genetics》、《Plant Cell and Environment》、《Molecular Plant》、《Molecular Plant Pathology》、《BMC Plant Biology》等主流SCI期刊发表论文共近20篇。

                                                永远的川农情怀
  在表彰大会上,陈学伟的发言满满都是“感谢”二字,感谢学校、感谢水稻所、感谢同事、感谢国内外的专家、感谢各中层单位、感谢团队成员家属,唯恐有所疏漏。“这并不是个人的成绩,而是团队的殊荣。”
  他是个重感情的人,对受到的帮助和支持充满感恩之心。“走到现在,我受到关爱太多了。我的义父李明宽小时候救过我的命,而且一直鼓励着我、关心着我,没有他的恩就没有我的今天;中学期间一直在与病魔作斗争中度过,中学的班主任老师、物理、化学等任课教师们以及学校领导对我相当好,他们把我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经常送我上医院,关心我的身体和学习;在川农的时候,周开达、李仕贵、黎汉云等几位恩师对我关怀备至;在中国科学院遗传发育所求学期间恩师朱立煌先生对我精心指导,陈受宜先生、翟文学老师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在美国博士后工作期间,博士后导师在科研思维、论文撰写和实验室运行管理方面对我进行了系统性指导,让我在科研综合能力上得以大幅度的提升。我回国工作期间,这几位恩师对我的工作一直特别关心并给予鼎立支持。”
  而对学校的情感,更是异常深厚。

 1990年,尽管中考特别优异,他却因身高缘故落榜中专,1993年,考大学时,分数超过了重点线,但再次因为身高的缘故,没有被第一志愿学校录取。“当时觉得读川农也没有希望了,义父准备托点关系,去读个中专。”没想到,意外的领到了学校茶学录取通知书。“上本科的时候,也不太努力,就喜欢踢球,天天都在足球场上。”回想起自己的青春时光,陈学伟开心的笑。

 被问及为什么会跨专业考研,他的回答很简单:“那个时候川农茶学还没招研究生。”而之所以选择作物遗传育种,师从周开达院士做水稻研究,只是因为“我们学校的作物很强,而水稻是粮食主食。”家住农村的他天然对水稻研究有种敬意。

  “周开达院士如果没生病,我相信陈学伟后来会继续读周老师的博士。”郑有良这个判断正是基于对陈学伟重感情的认识。
  出国期间,陈学伟与李仕贵老师一直保持联系与合作,也一直在关注学校的发展。当学校面向海内外诚聘英才的公告发布后,李仕贵老师第一时间告诉了陈学伟这个好消息。虽然此时陈学伟已经晋升为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助理项目科学家,发展势头较好,但是回国回母校创业的心意更为迫切。“我就是想找个工作,可以投入自己喜欢的事业中。”他低调而谦逊。

   学校也为他干事创业营造着有利环境:300万引进人才启动经费、150万杰青培养经费,为他启动科研工作提供了支持。学校还特意为他配了三个助手,李仕贵教授也把最优秀的硕士、博士分到他的研究团队支持他开展工作,充实实验室人手。
  “学校不仅是我智慧启蒙的地方,也是推动科研工作的好平台!”这是陈学伟的肺腑之言。


\



 [ 共294人浏览过本页面 ] (Top) 返回页面顶端

地址:成都市都江堰市建设路288号 邮编:611830 电话:028-87133509 传真:028-87133366 四川农业大学都江堰校区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