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区新闻 > 校区新闻 >
  都江堰校区欢迎您!

岳楷:发文章会上瘾!

2017-06-14 17:33:57 作者:杨雯 来源:宣传统战部

从本科生到博士生,岳楷在川农大上了10年学,读过4个专业,以第一作者完成CSCD收录文章4篇,SCI收录文章11篇,累计影响因子42.433,单篇最高影响因子达10.772。
这位中国林学会“梁希优秀学子奖”称号和校级优秀博士论文获得者告诉记者,“发文章不是终极目的,只是取得别人认可的一种途径。我喜欢这种自我价值实现的感觉,而不只是得到一个学位。”

                                                    四个专业  三次转弯换道

2006年刚进入学校,岳楷学的是水土保持与荒漠化防治专业,因为兴趣和学校开明的转专业政策,一年后他进入了木材科学与工程专业,后来却因为数学成绩在研究生入学考试中惜败。失败没能让他放弃,2011年他重整旗鼓再战研途,考入我校野生动植物保护与利用专业。

自入学以来,在导师叶萌教授与周祖基教授的悉心指导下,岳楷参与了与企业联合的冬虫夏草人工培育项目。在当时,硕士研究生发表SCI论文还属于凤毛麟角,他却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成功发表了两篇综述性的SCI论文,合计影响因子超过3。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在此良好基础上,继续深入的时候,他却因为研究兴趣的变化选择了换专业,令人大跌眼镜。研究生二年级,岳楷申请了硕博连读,同时也提交了博士阶段转学生态学的申请。要知道在此之前,川农大还从没有过硕博连读生中途换专业的先例。换专业真能成?心里没底,他于是主动找到了林学院老院长胡庭兴教授,聊想法,聊感受,聊思路。老院长给予了这个科研干劲十足、充满想法的年轻人支持。生态林业研究所的吴福忠和杨万勤两位教授经过慎重讨论和考虑,最终,同意吸收这位转专业博士生进入团队。
从此,岳楷这辆车驶上了科研产出的快车道。

                                                   “我也不晓得我看不懂”

刚进入生态学的世界,岳楷发现自己完全是“一脸懵”,“连最简单的柱状图都看不懂”。

“转之前,我也不晓得我看不懂,转过来才知道!”没有任何生态学的学术背景,对他来说不是问题,“只要别人能看懂的,我也能!”于是,他的博士阶段几乎是从零开始,一点点地积累。为此,他把心态放得很平。

做实验,是从最基本的测碳氮磷学起。“早前的实验操作方法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了大一化学课学的那一点。”为了迅速提升实验操作技能,岳楷还不耻向比自己小的硕士生师弟师妹请教。他没有提自己的努力和枯燥中的反复练习,只说:“多亏了实验室那些师弟师妹们!跟他们学了很多。”

看英文论文,他天天坚持。从一个个查字典,到熟知领域内的专业词汇;从看一篇用三四天,看完都没明白说了什么,到一天能看三四篇。

导师吴福忠教授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曾留学加拿大,视野开阔。他常和杨万勤教授一起带着团队开展研究方案讨论。一次讨论中,岳楷偶然听到一个陌生的方法——“整合分析”。老师并没有深讲,但他却上了心。下来之后,他从基本概念了解起,觉得很有用,于是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来自学,直到自己掌握了如何运用,能付诸实践。
吴福忠对自己的第一位博士弟子赞不绝口:“这个娃娃踏实,有想法,善思考。”

                                            停不下来,也根本不想停下来

2015年的春节,对岳楷来说意义非同一般新年。

大年三十这天,岳楷一早起来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自己已经投了8次的一篇文章处理进度如何。这是一个影响因子超过3的期刊,因为第一次投,岳楷对它给出的进度状态表述完全陌生。但当看见进度显示着“Process in production”时,岳楷一下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英语理解水平了,也有点难以抑制的激动。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跟导师短信确认,是否收到论文被接收的电子邮件。等待回复的过程,大脑似乎有一阵空白。幸好,手机短信提示音很快响起,导师吴福忠回复只有六个字:“恭喜!热烈祝贺!”

“是真的!真的被接收了!”岳楷除了激动还是激动,第一次为自己的科研成果被人认可而欣喜若狂。

从此,他一发不可收拾,博士期间的第二篇、三篇论文相继产生。2016年发表6篇,2017年上半年又有2篇,其中一篇就发表在生态学领域顶级期刊《生态学快报》上,影响因子达到了10.772。

岳楷好像进入了做实验——写文章——发文章——做实验的无限循环,停不停不下来,他自己也根本不想停下来。只要投了文章,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必定去查看文章状态;只要改了文章,第二天必定打电话催问导师修改意见。现在,导师吴福忠不管再忙,对这位大弟子的邮件一定是两日之内给出反馈意见。
博士这几年,岳楷没有节假日更没有周末。女朋友抱怨他最多的是“不陪她,不懂浪漫,眼里只有做实验、写论文。”“读研究生,老师没有具体要求,只有大方向的指导和平台的提供,其他的都是自选动作,靠自己发挥。”

                                                            痛并快乐着

进入实验室的第一年,在一次野外布置试验过程中,导师做红娘,他和13级硕士研究生师妹彭艳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并将这友谊及时升华成了革命爱情”。 三年相处,女朋友已经变成未婚妻。就在博士授位典礼的前一天,他刚刚拍完了自己的婚纱照。就在这个七月,他们将完成婚礼。

目前,岳楷已被生态林业所吸收为专职教师,留校任教。因此这个七月,他还将完成自己人生的另一个重要仪式——入职。
读博三年,岳楷的感觉是“痛并快乐着”,因为“有时候一个单调的实验动作必须重复好几百遍,甚至上千遍。”但他也收获满满:亲密协作的团队,水到渠成的爱情,还有可以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
          “回望研究生生活,大家都很忙碌,但我们都很快乐。‘忙’是一个过程,是一种挑战,更是一种价值!”岳楷说,“我的青春在川农!”
“毕业并不代表结束,而是宣布另一个开始。”“接下来想把业界认可的,权威的,但又比较‘难啃’的几个一个一个全‘啃下来’。”停不下来的他已有了新的“小目标”。

 

\

 



 [ 共169人浏览过本页面 ] (Top) 返回页面顶端

地址:成都市都江堰市建设路288号 邮编:611830 电话:028-87133509 传真:028-87133366 四川农业大学都江堰校区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927号